2018年的第一场雪

2018年的第一场雪,来的有点早。


毕业的师兄看见雪,想到的不仅仅是雪,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段话

下雪后有三种路,一种无人走过的路,一种熙熙攘攘的路,还有一种为数不多人走过的路。无人走过的路难走,充满未知和探索;熙熙攘攘的路也难走,充满泥泞和迷惑;这为数不多的人走的路亦难走,遵循先导开辟的小径或是发挥自由创意,好比科研路,人生路。路本没有对错,关键走稳自己脚下的路。

记录下来勉励自己吧!

肩关节劳损

肩膀到了秋天就开始疼。古诗云“春江水暖鸭先知”。而到了我这里,秋天的第一阵风我的肩膀最先知道。
去年熬了一年也就过来了,前几天的转凉了几天,肩膀立刻有了感觉,疼了好几天。我知道,这个冬天都会一直疼下去,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吧。
现在的医院都是很方便了,虽然人多,但是手机早早挂号了,早上8点到了到了直接看,一分钟都没有耽搁。2分钟看完后预约了中午的核磁共振。家离得近的好处是骑个小车可以直接回家了,中午饭饱后直接去,也没有等谁,直接就开始做了。
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过核磁共振,本以为和CT一样,拍下片子就立马好了。没有想到在圆筒里各种不同的噪音要十多分钟,后来晓得包含的小片子有几十张之多。
第二天上午去打印了片子,到了门诊也是直接看。不过医生看的很快,也就是15秒的功夫。“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有少许积液,保守治疗吧”。OK,一堆药带回家。
开始注意肩部保暖的老年人生活!

博士延期第一周


这是博士生涯延期的第一周,9月1号开学,理论上已经不属于这个学校了。但是延期了。。。
尽管统计上说,博士的延期毕业率是超过50%的,但是夹杂在这个超过的50%里面,还是比较难受的。第一周,整理第二篇SCI 小论文,尽快形成大纲。这篇小论文是大论文的核心,所以尽量将数据整理的好一点。
老板貌似没有拖卡我的意思,让我尽快把论文搞定。
现在还没有开始找工作,但是爱人貌似比较着急,在帮我看南京的哪个单位比较合适。
嗯。
这个学期,要把必须所需的所有内容都准备好。感觉今年12月份有点悬,目标定在明年的3月份!

姨妈过来帮我带孩子

经历了暑假一个月痛苦的带孩子过程,远在温州的二姨妈在开学前的一周来我家帮我带小孩,谢天谢地,有点解放的味道。由于岳父生病,岳母去照顾。因此在之前大半个月中,照顾小宝的重任就在我们两个的肩上。
照顾小宝真不是一个容易活。夏天的时候,不开空调,小宝要出汗;开了空调,又怕感冒。因此左右为难,好生难带。而且小孩子喜欢被抱,因此几天下来,我腰有点疼。真的难以相信,三十岁的男人抱小孩腰都宝疼了。
为此请了育儿嫂,但是开学后,只有育儿嫂和小宝两个人在家,真的是太不放心了。但是我妈身体难以胜任来南京的任务,于是我妈喊了她二姐过来帮忙。这两天下来,真的是好了很多,我直接可以去学校了,而不用担心家里的事情。
家里从2个人生活,变成3个人生活,现在的4个人一起生活。
还是非常感谢姨妈能过来帮忙,留下此文,记录下这个忙碌的暑期生活。
小宝!你又吐奶了!!!!!!

我剪的狗啃的头发

网易博客之殇


看虎嗅的时候,看见消息说网易博客需要关停了。回想下自己,第一个博客就是网易博客,那还是十多年前。
当时我还是一个高中生,高一的时候,尽管是个寄宿生,没有笔记本,但是作为班级的电教管理员,掌握着班里最大的资产:一台电脑,一个电子展台、一块投影屏幕,因此周日的时候(一周就放周日,最后一个就放周日下午),我就有机会接触电脑。
那时候网易博客还有不同的主题、圈子、可以在后台插背景音乐,有几个小伙伴插科打诨,尽管是很小的一块田地,但是还是非常细心的照料,唯恐有点疏忽。博客成了自己与外界联系的重要工具,认识了四川贵阳、浙江杭州等天南地北的朋友。尽管那时候最远去过的地方是仅隔了一条江的上海,每天活动的范围是学校的两点一线,但是自己的心是有无限远的距离。
后来,大学校内网的兴起,网易博客渐渐不怎么用了,就连Loft也难以激起内心的波澜。本科毕业,为课题组建网站,学会了wordpress的安装和设定,也重新回归了博客,到现在一个txt就可以建站的Bitcorn,尽管文字的载体在变,但还是一直保留点可以码码字的地方。现在的码字不是为了让别人更多的看到,仅仅是为了能有个一直记录生活的地方,更多的是为自己考虑。
博客的平台在变,用户也在变。而网易博客也渐渐走到了她生命的终点。感谢有你在我年轻时候的陪伴,一路走好。
PS:我还是比较喜欢网易这个公司的,最开始的博客、邮箱、网盘,到现在的云音乐app等,甚至在linux系统上,还有网易云音乐的客户端。

1 3 4 5 6 7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