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梦想照进现实

我的方言“沙地话”

2012.10.05

小时候,母亲告诉我,我们说的话是“沙地话”,是从崇明岛来的。可是,从来没有听说哪位亲戚在崇明岛,后来知道,这个“从”,是很早很早的时候的事情了。

我家在南通通州靠近海门这边,地理方位比较奇特,为什么这么说,我们称北边的县镇(说南通方言的郊区)为江北人,而他们称我们为南蛮子,不同的方言间都存在着对对方根深蒂固的鄙夷,其实我们自己也在江的北边,但是没有把自己融入到江北的这个区域中来,还存在着自己是在江南的心理。more

何为“沙地话”?

沙地话,别称崇明话或者启海话。属于吴语太湖片上海小片(另外一种说法是上海小片和苏嘉湖小片应合并为苏沪嘉小片,这样沙地话则属于苏沪嘉小片)。之所以叫“沙地”是因为原先的崇明、启东和海门,陆地是由长江入海时冲击出的一块块沙洲组成的。三地的语言几乎完全相同的原因是启东和海门的居民绝大多数是在古时从崇明迁来的。由于长期的行政区划的拆分,该地区分为上海市崇明县、江苏省启东市、海门市三地,许多人对“沙地话”这个词语已经不太熟悉了,反而用“崇明话”、“启海话”来称呼这种方言。另外,通州市、如东县以及张家港市等地方也有讲沙地言话的居民。因此以沙地话为母语(或母语之一)的人口大概有340多万。

-------维基百科
“沙地话”也是属于吴语区的一部分,在维基百科中被归纳为上海话的一部分。我去过上海的崇明岛和市区,其实崇明岛的话就是沙地话,和我平时说的一样,但是上海话虽然听的懂,但是还是存在着较大的差异。而在浙江杭州,他们的方言也听的懂一点,但是两者的关系更远了。Wu_Dialects_zh.png
(图片摘自维基百科)

而仅仅在南通,沙地话又与其他的方言交织在一起。

800px-Nantongfangyan.jpg
(摘自维基百科)

我出生的地方在Ⅳ区,初中高中上学的地方在Ⅲ1区,小小的地方容纳了不同的方言,有道是“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

初中的时候,从高中部调了一位老师过来,对文学很有研究,知识渊博(可惜我们的成绩对比于死记硬背型的班级要差很多,又被调到了高中部,还是高中部适合他)。他在讲文言文的时候,会让我们一些说沙地话的同学(当地方言众多,沙地话只占到一小部分,最多是南通话)用沙地话读下,并和我们探讨文言文的古音。后来才知道,沙地话说处的偏远地域条件保留了很多古音,保留了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8个调类,而上海市区的方言只剩下阴平、阴去、阳去、阴入、阳入5个了。

在外读书,听到说同样方言的人总会感到很亲切。因为,每一种方言对当地人或外出游子总有钟特殊的魔力。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