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梦想照进现实

对南京梧桐树事件的思考

2012.06.07

作者:mary

偶然间看见我女朋友以前写的一篇文章,顺手就放了上来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南京人,遍布南京的法桐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小时候,这些大树就立在道路两旁,庄严美丽。夏日,两边枝叶高高地交接,遮天蔽日,留下一条宽阔的绿色通道,阳光细碎地晃动着洒进来,明媚亮丽,清凉可人。秋日,黄褐的落叶飘落在大路上,静静地蜷着或平贴在地上,铺满整条马路。这就是南京。成年后看法国影片中的巴黎,阳光下,梧桐黄叶遍地,那种情调,也就是童年和少年时代的南京。

可是前不久,媒体相继报道那些郁郁葱葱的大树,那些存在我们记忆中的大树被砍掉了——因为南京要修建地铁!听到这个消息,我着实无法理解也感到很伤心。这些高大的法桐是南京历史的见证啊!建成这些林荫道不到十年,日本侵略军占领南京,在这些大树下杀人放火;后来是内战,后来是大跃进大炼钢铁和大饥荒,再后来是文革十年的悲惨……可是,那些大树顽强地活下来了,但现在它们却抵不过现代化的车轮,这无疑是一种极大的讽刺。我在微博上看到很多同学转发一些文章,大意是表达对南京市政府在处理这次梧桐事件上的草率的不满。其实我想说不爱南京的人,就不该来南京做官。有人会解释原因:要修地铁呀,挡住什么新古式建筑群的视线啦,没办法呀。——那为什么不征求一下市民的意见呢?至少也可以在“代表人民大会”上争辩一下呀,我们不指望你们真正地较劲较真,你哪怕假模假式地含泪投票,让市民看看自己有可能被谁“代表”了,也是好的啊。然而就这么二话不说,“移”了;还说不多,“只有900棵”。900棵比他爸爸岁数还大的树,就这么被“移”了。这些被移走的树,还活得下去么?

法桐是南京的历史,也是南京的文化特征,一如北京的胡同,不能一天天地少下去,最后成为记忆。在这次梧桐事件中,南京的普通群众,媒体都对此给予了空前的关注,我想这是政府事先没能预料到的。这些梧桐树不仅仅是用来“装点门面”美化城市的,它们身上所承载的文化的意义超过了一切,而恰恰是这种文化的承载,才能让我们在这个城市里拥有一份归属感,真正觉得自己是属于这个城市的。上周上人文素质选修课,顾金土老师在环境行为学课上曾经这样打趣道:现在中国的城市夜幕降临时,你几乎无法判断出你这是在哪个城市里,因为每一个城市都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城市特点与文化,每一个城市都遵循着一个发展模式去发展,最后出来的结果必定是完全一样的东西。当时听了这句话我只是一笑,现在想来更觉保护梧桐的重要性。

上海贵为国际化大都市,纸醉金迷,是中国最富有,最时尚的城市,但在上海市区你依然可以看到保存完好的老建筑,依然可以同时欣赏新旧文化同时带来的冲击。这里的“旧”不是贬义词,而是怀旧,是一种美好的记忆,它将永远留存在人们心间,世代相传。

最后我想说,一个城市的现代化不仅在于地铁线的繁复通达,更在于沉淀的历史和渗透出的人文关怀,否则,再四通八达的地铁线也拉不进两颗近在咫尺的心灵。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现代化的渴望和在现代化的浪潮中渴望休憩的渴望的悖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