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 鲁迅故里

这次借吕博婚礼的机会,有幸来到鲁迅故里,走马观花的游览了鲁迅故居、三味书屋,去追寻了鲁迅幼时的百草园,看看一按就放屁的斑蝥;去书屋后院,看看他们闲暇时去折的腊梅花和蝉蜕是否还在。

绍兴是一个存在于历史和书本里的城市,是流淌在河流中的城市。从古越龙山到三味书屋,从茴香豆到孔乙己。从历史上流淌着黄酒的舒爽,到了近代,又从鲁迅先生的笔下,透出一股酸涩,以及一股对小时候的回味。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

“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

而如今咸亨酒店人来人往,一撮撮的游客再也难以体会排出九文大钱郑重其事的底气和窘迫。

△咸亨酒店(旧)


△咸亨酒店内听曲

△百草园里的斑蝥还在不在?

△鲁迅的“早”字还在,下次不许迟到了。

△最惹眼的是屹立在庄外临河的空地上的一座戏台,模糊在远处的月夜中,和空间几乎分不出界限,我疑心画上见过的仙境,就在这里出现了。这时船走得更快,不多时,在台上显出人物来,红红绿绿的动,近台的河里一望乌黑的是看戏的人家的船篷。

鲁迅笔下的绍兴,一水一木,不仅成了他的回忆,也成了每个人的回忆。


不过时间匆忙,昨天下午在山里的若耶山居参加户外婚礼后,今早中午的火车。幸亏住的咸亨酒店就在鲁迅故里,因此才有了两个小时的匆匆之行。而晚走的小伙伴,还有时间前往王羲之 兰亭。而我则匆匆赶往去南京的高铁站。

共有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