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在家

受疫情的影响,天天窝在家里,第一次春节过成这样。

上一次非典的时候,我还在初二。那时候还是一心读书的学生。走读的学生来学校的还要用额温枪测体温,当时整个镇才只有4个额温枪,其中一个就配在了我们学校。教室里每天喷洒消毒水,整个教室都是一股双氧水的味道。尽管外面谈非典色变,但是我们天天在学校里,往返的也就是食堂、教室、宿舍,三点一线,感觉没有外面那么深,也就是一段时间过后,非典就结束了。

17年过去了,我也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初中生了,这次的非典型肺炎貌似更为严重,武汉封城、南京公共场合必须戴口罩,南通乡下最爱打牌的一帮人都躲在家里看电视了,网上的额温度计都卖完了,更不要说口罩、酒精了。大家每天在手机上传递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或真或假。

受疫情的影响,没有继续在南通乡下多呆几天,初三就早早坐上了回南京的动车,火车站不像平时那样人头攒动。大家都戴着口罩,安静地坐在那边。到了南京下火车,出站口的人就给你量体温。

希望这场疫情早点过去。

↑空旷的南通车站

↑车上人也不多

共有 12 条评论

    1. 现在宅的特别有规律,一天过去的特别快。下午1点半睡到4点,就准备晚饭了。吃好饭陪小孩玩一会就准备睡觉了,太有规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