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2周岁了

时间的脚步真的是匆匆而过,下一秒的记忆还停留在凌晨我在写论文时接到要生产的匆忙电话,这一秒已经是送一个红色小汽车才肯和我睡觉的淘气鬼。

回想生出来的2年时间里,带孩子的过程中真的发生了非常多的事。单是刚出生一个月就生的病,就劳心的每天去儿童医院换药换了整整三个月,连偶合碰到一起换药的父母,因为遇到多了,也都认识了。当时,换药主要还是爱人去的多,我去的少很多。

看着娃一蹦一跳的慢慢长大,我这个老父亲也倍感欣慰。在今天这个两周岁之际,小朋友很开心的一共收到红色救护车一辆、吊车一辆、乐高游乐园一座。我们问他今天是什么日子,他说今天是个好日子。现在的小朋友真的是太幸福了。我们小时候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基本上没有收到过比较好的生日礼物。


↑看,收到礼物还是很开心的

但男孩子的快乐成长,总是饱含泪水。中午去岳母家拿午饭(疫情严重时期,岳母在家烧饭,我们带孩子,中午的时候去拿下饭),顺便买几个猕猴桃。他听见我的上楼的声音,急冲冲的到门口要猕猴桃,碰到了台阶上,眼皮上缝了三针。男孩子太爱跑动了,哎!


↑人山人海的儿童医院,门可罗雀,只有非去不可的人才会去医院,所以急诊都没有排队,直接去找了医生。伤疤没有好就忘记了疼痛,晚上的时候就又开始到处跑了。


↑小朋友,快快长大吧!

PS,小朋友可以买个意外保险,一般就200左右。去年摔了一跤,今年摔了一跤。这种商业保险的服务一般都很好,去年的很快就赔付了。这次的又要去报销了。

寒假在家

受疫情的影响,天天窝在家里,第一次春节过成这样。

上一次非典的时候,我还在初二。那时候还是一心读书的学生。走读的学生来学校的还要用额温枪测体温,当时整个镇才只有4个额温枪,其中一个就配在了我们学校。教室里每天喷洒消毒水,整个教室都是一股双氧水的味道。尽管外面谈非典色变,但是我们天天在学校里,往返的也就是食堂、教室、宿舍,三点一线,感觉没有外面那么深,也就是一段时间过后,非典就结束了。

17年过去了,我也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初中生了,这次的非典型肺炎貌似更为严重,武汉封城、南京公共场合必须戴口罩,南通乡下最爱打牌的一帮人都躲在家里看电视了,网上的额温度计都卖完了,更不要说口罩、酒精了。大家每天在手机上传递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或真或假。

受疫情的影响,没有继续在南通乡下多呆几天,初三就早早坐上了回南京的动车,火车站不像平时那样人头攒动。大家都戴着口罩,安静地坐在那边。到了南京下火车,出站口的人就给你量体温。

希望这场疫情早点过去。

↑空旷的南通车站

↑车上人也不多

第一个负责的完整的项目结题

参与现场项目是一个研究生常常会经历的事,现场采样、示范工程、现场监测等等。曾经在太湖边的淤泥堆场,在珠江口的螃蟹池塘边,在武汉的污泥堆场都干过活。还有一部分是软的,比如项目的申报、审计验收、汇报PPT整理等,上述的这些活...

Read More.

德国某酒庄品酒

9月27日,在德国学术交流的最后一天,对方教授安排在德国的某个酒庄品酒。说是某一个,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在哪里。已经没有了具体的位置概念,对方的一年级博士生小帅哥直接开着他们的车,把我们绕上陡峭的山路,盘盘旋旋到了山顶,只...

Read More.

国庆-红山动物园

一直想着带小孩去南京的红山动物园转转,不能别家的动物园都看了,家门口的动物园没有看。去了以后发现有点后悔,因为红山动物园是真的“山”。大部门的景点,例如熊猫馆、老虎馆均在山上。进去的第一站就是熊猫馆,熊猫馆门口是一个可...

Read More.

1 2 3 30